爲何選擇佛山,港澳創業青年最想要什麽?

信息來源:網易163

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EN274C9A05129QAF.html

發佈時間:2019-08-20

 

爲何選擇佛山,港澳創業青年最想要什麽?

南方都市報

  

       隨著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步伐加快和廣深港高鐵通車等契機,一批香港、澳門的青年創業者與企業主來到廣深佛等城市創新創業,鄰近廣州南站的南海三山片區創業也迎來了這樣一批香港青年創業者與企業主。他們帶著高科技含量的創業項目來到這片熱土,感受到了政府及創業空間高效的服務、豐厚的資源,也看到了産業無限的市場前景,在享受到了租金、人工成本等衆多優惠之余,他們也希望獲得更爲精細化的政策指引,吸引更多來佛山創業的港澳青年。  

  科宜思創辦人、運營總監霍展邦。 南都記者 洪詩敏 攝

  A 香港工業智能改造科技團隊 工業強市“錢”景廣 政策需配套好指引

  粵港澳大灣區不斷釋放政策紅利,廣深港高鐵通車大大縮短了香港與佛山的距離,科宜思自動化技術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科宜思”)創辦人、運營總監霍展邦便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來到佛山。2019年1月,科宜思與佛山市工合空間等多方協力共建粵港工業智能改造服務中心,目前自動化改造方案包括重型鑄造業、熔模鑄造業、食品包裝、汽車部件生産在內等制造業。

  進駐佛山 趕上産業升級黃金期

  從香港西九龍搭乘高鐵到廣州南站,再從廣州南站換乘出租車到位于佛山南海區的工合空間,這一小時左右的便捷交通,把一批香港青年創業者與企業主的家和公司連接在一起,霍展邦便是其中一個。每周一,霍展邦從香港過來和內地同事一起或頭腦風暴、或對接佛山當地的客戶。

  霍展邦與佛山的緣分始于2018年9月。當時,正值公司的籌備階段,他跟著團結香港基金帶領交流團到佛山參觀。“考察後發現佛山不僅是制造業大市,工業水准也是非常超前。”而伴隨著産品標准的升級以及用人成本的上升,工業升級成爲了佛山許多企業亟須解決的問題,這一點與科宜思的服務方向不謀而合。

  “我們擁有經驗豐富的國際團隊,可以爲客戶提供一站式的自動化解決方案,能爲不同的産業、不同的環節提供自動化方案。”創立于2018年的科宜思是一家年輕的工業智能改造服務公司,目前在中山、佛山、珠海均有分支機構,通過引入外國先進的技術和管理知識,幫助當地工業進行自動化改造,升級轉型。霍展邦介紹,科宜思的自動化改造方案包括重型鑄造業、熔模鑄造業、食品包裝、汽車部件生産在內等制造業。“從啤酒包裝到飛機引擎的表面處理,不同的行業我們都能設計出符合客戶需求的自動化解決方案,包括焊接、搬運、裝配、組裝、抛光打磨、檢測、碼垛、機械加工等不同的工序。”瞄准了佛山制造業市場的龐大前景,科宜思在2019年1月與工合空間等多方協力共建粵港工業智能改造服務中心,正式進軍佛山。科宜思所在的三山片區,近年來著力打造粵港澳合作高端服務示範區,“本土客戶+香港企業+國際服務”是該片區産業結構優化的方向。

  目標堅定:讓中國制造成爲中國智造

  早茶、粵語……進駐佛山大半年,霍展邦對幾地往返的工作模式已較爲習慣。在他看來,佛山是一個曆史悠久、工業發達的地方,而香港通過和全球的合作,自己本身科研的能力和資本市場的成熟程度具有一定優勢。“大灣區的建設也給港商打開了很多大門,香港人很適合到這邊創新創業。”霍展邦認爲。如今科宜思已陸續在佛山有成功案例落地。在團隊自動化提升改造之下,南海大瀝一家汽車裝備制造企業的SU V踏板抛光的流水線,已從人手改造爲自動機械,減省了人力成本。創業的路上,霍展邦一直堅持著公司的核心理念和目標。“國家提出中國制造2025,我們希望智能改造能真正爲本土企業服務,讓中國制造提升到中國智造的層次。”

  政策福利:補貼返還具體操作盼指引

  近年來,佛山市高度重視機器人等智能制造産業的發展,在多個方面提供政策和資金支持。2018年發布《佛山市工業企業技術改造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提到在2018至2020年,佛山市級財政設立專項扶持資金,每年安排1 .3億元,推動佛山市機器人應用和産業發展。今年7月佛山市工業和信息化局公示的2019年佛山市推動機器人應用及産業發展專項資金擬支持項目名單顯示,擬對相關專題項目扶持總金額更是高達1 .5億元。對于這樣的“政策禮包”,霍展邦直言:“這算是驚喜,可以降低成本和讓客戶用更低的成本使用我們的産品。對于我們來說,也急需一個清晰的指引,例如補貼返還的具體時間、條件等。”

 

  
智傑科技有限公司團隊。受訪者供圖 B 香港A I科技公司 創業空間對接資源主動 盼有更多優質人才加入

  今年7月初,智傑科技有限公司進駐工合空間,是一家港資科技企業,該公司的董事胡偉明打算在內地開公司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近年公司也有一些新項目要做,主要是與大數據、A I相關的智能檢測與維修系統。他發現如果只是留在香港的話,一是市場小,二是請人難,恰好香港特區政府也在推“粵港澳大灣區”,再加上他在佛山也有一些朋友,“有朋友在,講粵語”等都利于他在內地市場推廣新項目,于是他就把在內地的第一家分公司設在了佛山。

  把香港員工留在三山“交朋友”

  胡偉明進駐工合空間是爲新項目打開內地市場,目前團隊成員分別在香港、佛山兩地,平均年齡30歲,3個主打成員有著十幾年的系統研發經驗。

  在三山的辦公點,胡偉明已經派了5位香港同事駐守,“香港和佛山的班底是互通的,其實研發人員在哪裏開發系統都一樣。”雖然研發人員在哪裏上班沒問題,但他覺得留香港的員工在三山是非常有必要的,特別是與當地交流、接觸當地的市場,接觸有機會成爲同事的朋友之類。

  而團隊每個禮拜都會在香港開會,靠近廣州南的地理位置優勢也是一個重要的因素,從佛山去很多地方都是一小時左右,不會太遠。而且三山的環境也比較適合居住,“要顧及同事的感受,工作環境、居住的環境相對需要找好一點的地方。”

  入佛山科創園手續簡單、租金便宜

  事實上,在香港也有科學園,但入園手續不簡單,胡偉明說,“都要自己去辦,要填表格,要審核公司是否符合科學園的發展之類的。”當然在科學園是有一定的優勢,但他並沒有那麽多時間與之在文件上糾纏,他們甯可多與幾個單位去聊發展大計。在租金方面,在香港科學園的租金大概是佛山工合空間的2倍。而在佛山這裏,並沒有太多的規條、不會很複雜,讓他覺得進場相對簡單,更容易參與。此外,在佛山這段時間,讓他感覺到有很多人願意去幫忙,去把這件事做好,比如有什麽單位要來或是有什麽路演的機會,空間裏負責對接的同事會非常主動地把這些信息告知他,試圖幫他們去擴大人脈,對接資源。“這在香港暫時沒有,除非是你加入了很對的協會。”

  希望能吸收更多當地人才

  在香港、佛山兩地的交流上,他們在做大數據、A I等也有比較專注的同事,工合空間如果需要專業知識上的、或是在管理經驗上的、甚至是實物産品上的,他們都願意作分享交流。在胡偉明看來,最重要的交流是請人。該團隊非常希望能和內地一些大學剛畢業學生交流,招聘一批有志投身IT行業、科創行業的人士,“我們需要他們的市場觸覺,畢竟兩地的商業運作模式存在一定的差異,他們更了解內地的商業運作模式。”

  

  激科科技有限公司組織的E IE機械人挑戰賽。受訪者供圖

  C 香港科技教育公司 租金、資源很吸引 最看重項目能落地

  7月,在北京、浙江等地都將有一場E IE機械人挑戰賽,來自不同學校不同地區的學生將攜帶自己設計的機械人在香港同台競技。而在佛山工合空間,就有一個來自香港的團隊專門研發ST E M教具,同時也是機械人挑戰賽的合作方。他們希望通過這些教具,能讓更多的學生獲得科普學習的機會。在香港起步的他們,瞄准了內地更爲廣闊的市場,並決定在此創業,尋找落地機會。

  孵化器提供到位的流程服務

  “香港人來內地創業看重的不是孵化器租金有多便宜,而是能否有一個落地機會,這是我最看重的。”激科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李偉康提到,他一直都有留意工合空間。2017年底,他跟隨廣東省粵港澳合作促進會參加工合空間的開幕式,“看到這個空間挺好,而且佛山政府又那麽支持,2018年就決定來佛山。”

  對初創公司而言,最頭疼的是流程手續等方面的事務,“技術我們有,但制度化的東西我們是不會的,孵化器能幫我們解決這些問題,有商業配套、幫我們開公司,我們來了不用找地方,只要簽個名字,就能幫我們處理好。”團隊落戶佛山不久,李偉康就參加了2018年9月在佛山潭洲會展中心舉辦的中國國際發明展的比賽,並在比賽中獲得了金獎,華麗地亮相也爲這位來自香港的創業者贏得不少人脈。

  創業空間提供多種資源對接

  事實上,工合空間也能爲他的團隊對接資源。“做教育的話,名聲是比較重要的。而每次佛山有領導來,他們一定會來三山工合空間看。”同時也會邀請李偉康等比較成熟的初創團隊進行路演,通過媒體的報道,也能讓他們的目標客戶看到他們的項目,“這是個曲線推廣的方式,而這些軟實力也是非常重要的,不然大家憑什麽來參加我們的比賽。”

  通過舉辦如機械人挑戰賽等公益性的比賽,也能讓更多學校、教育機構認識他們。同時,也是通過比賽,團隊還會組織一些交流團。如內地學生來香港參加比賽,比賽完之後還會安排他們參觀香港的大學等,香港的學生到內地參加比賽,也會安排類似的參觀交流活動,讓兩地學生有更多接觸的機會,更加了解彼此。

  便利的交通也是團隊看重的一個點。“一個多小時我就能從香港來到三山的辦公點,很方便,坐高鐵到了廣州南之後,打車過來也就十分鍾。”李偉康指出,從辦公室去廣州、東莞、珠海等地都很方便。而且團隊還有高鐵通勤補貼,“比如香港到深圳是40元,香港到廣州南是240元,那麽我們就能獲得差不多200元的補貼,每個月最高可補貼1萬元。”此外,李偉康的團隊也在三山租住了人才公寓,“平均下來每人每月300元左右,是一個四十平方米的單間。”

  從佛山起步開拓更多市場

  “有人氣的地方就有教育。”項目在佛山,首先在佛山科學技術學院落地。而他們的項目在東莞、香港、北京推廣的效果比較好。得益于“打車十分鍾到廣州南”的優勢,他們計劃將研發、推廣中心放在佛山,將佛山作爲團隊的根據地,從佛山輻射到大灣區其他城市,並已經開始向一帶一路城市推廣。

  通過佛山這個平台,讓其他灣區城市的客戶了解到他們的項目,比如,一家來自東莞的教育機構在佛山了解到有這麽一個團隊,便邀請他們去東莞做科普活動,“就在前幾天辦的活動,有10所中小學參加,一下子就有10所學校了解到我們。”

  在內地創業,李偉康親身感受到不同的氣氛,“內地的氛圍很積極,比較勤奮,而香港對外接軌比較好,視野比較廣闊,某些科技香港可以做到,但內地未必能做到,各有所長,我覺得兩地合作是可以成功的。”

  D 澳門粉面店主建議: 領證手續再簡化 政策宣講更到位

  這幾個月,禅城豐收湧旁有一家小小的粉面店成爲網紅打卡點,負責店鋪運營、宣傳的李潔盈來自澳門,她本是研讀法律的碩士生,卻放棄律師的身份在佛山經營飲食。她用“小食店”來形容這家新晉的網紅店,但事實上對于她們的團隊來說,行政審批手續上的阻力,還是讓這家小店開得不算容易。或許由于法律專業的敏感性,她更希望佛山能夠爲港澳人士的創業提供更爲清晰、穩定的證照申報手續,放開門檻讓更多青年創業者能夠來到佛山這個生活成本更爲舒適合理的城市。

  小食店牌照申領不太容易

  今年33歲的李潔盈是澳門人,高中在湛江讀書,畢業後到重慶的西南政法大學就讀,在廈門完成了碩士課程,早已習慣內地的生活。畢業後她當過律師,很快又變成了廚師,機緣巧合之下認識了香港的廚師“肥佬”和負責投資的“德哥”,于是就開始她的北上創業,從第一間食肆至今,已有五六年的時間。

  豐收湧的這間小店,是他們這個只有三人的港澳團隊的第七家店,第八家正在籌備之中,都選擇了在佛山禅城。可以說,他們的創業經驗充足,但盡管如此,“小食店”的誕生仍然不容易,證照申請的行政手續還是耽誤了不少時間。“過年後就找到了這個地方,立馬就開始著手申請營業執照。”李潔盈說,對于內地創業的優惠政策,其實在港澳的宣傳並不多,很多時候就算知道有優惠,但其實往往不知道該准備什麽、如何操作,所以在整個過程中其實並不了解佛山會有什麽創業鼓勵,連委托辦理的中介也不了解。對于李潔盈她們來說,優惠反而是其次,關鍵在于手續能夠正常地進行。“我們知道佛山有五個區,大家的申報要求都多少有點差異,所以我們這幾年沒有離開過也是因爲對禅城的熟悉。”然而讓她意外的是,就算在禅城,不同鎮和街道之間又有分別。

   “最初中介幫我們申請的時候,想著張槎行政服務中心人流會少一點,就在那邊交資料。”然而,資料審核幾天之後發現他們經營地址在祖廟街道,又要求他們到祖廟街道申辦,而檔案的放出又用了一周時間。重新在祖廟街道提交之後,審核時又發現原來的店鋪名已經在張槎登記,他們只能再改名重新申報。

  誰知道,這第三次申報後,又通知他們,已經進行改革,如今只需要網上申報即可。“所以又把資料拿回來,自己上網填完之後,終于把營業執照拿下了。”而這已經花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因此,他們更希望的,是有一套公開、清晰、穩定的行政手續流程,能夠更爲便捷地辦理各類事項。“有同行在香港咨詢過這邊的政策,但其實他們也說不清楚,也是建議回來找當地部門咨詢,但就算在當地,也會有朝令夕改的情況,對于創業者來說其實是很困擾。”

  營商細節政策普及不太夠

  李潔盈和她團隊的鋪面只有40多平方米,廚房占去了過半面積,她說假若同等面積的商鋪在香港,每個月租金起碼十幾萬。但她也承認,是有心要把店子做小,控制在80平米以下,主要原因是怕麻煩。一般而言,經營面積超過80平方米,需要專門設置消防設施。“就算在商場內,商場本身已通過消防檢查,店鋪也還是要去做,同行交流過,各類費用起碼要5萬多。”她表示,除了設施的配置,還需要第三方檢測單位的檢查、培訓,一方面是成本的增加,另一方面還是覺得不明晰。“收費是否合理?檢查的准則是什麽?”對于她們而言,都不清晰。

  李潔盈說其實團隊更專注自己的小生意,珠三角和大灣區兩個名稱有什麽區別其實並不清楚,她們也想知道究竟有什麽區域性的大政策能夠扶持鼓勵,也希望如果有的話,佛山能夠在港澳兩地多宣傳普及



關於 iStartup

[email protected]由數碼港管理,是一站式平台,旨在連繫初創企業、投資者及尋求創新解決方案的用戶。透過這個虛擬演示渠道,科技公司可介紹自己的企業概況及產品以籌集資金,擴闊業務版圖。

    cyberport@HK logo